立夏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立夏小說 > 玄幻 > 萬年龍婿 > 1299

萬年龍婿 1299

作者:徐長生周葵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12-03 01:54:00

-

1299

是夜,徐長生住在西門家的客室。

五老宗每一個族宗落址都十分廣闊,比如西門族宗圈地大半座山,足以容納現代社會好幾個村落。

族宗裡建築分立,比如西門家人居住的莊園坐落在最深處,而元老閣的滿家、杜家等勢力,也有屬於自己的居住建築。

當然也有用以高層開會的會議宮、練功場、後勤樓等等中立建築。

二百多年隱居發展,遠離世俗的龐大勢力自然也會形成自己的小社會。

“爸爸,豆丁想媽媽了。”

徐長生摸摸趴在自己胸膛上的徐豆豆,哄了好一會,才把小丫頭哄睡著了。

看著天花板上古典吊燈發出的光芒,徐長生麵容深沉至極,這時突然響起敲門聲。

“進來。”徐長生壓低嗓子道。

穿著旗袍身材爆炸的老女人祝卿走了進來,瞥瞥床上溫馨的父女,故意嘟嘴道:“徐老爺還有小豆丁陪,司空檀也有葉景程陪著,哎,我就可憐了,一個人獨守空閨啊!”

“你小點聲。”徐長生指指睡得香香的豆丁:“把豆丁吵醒你今晚也彆睡了。”

祝卿飛快湊過千嬌百媚的臉蛋色眯眯道:“我把豆丁吵醒的話,難不成你就要折騰我一晚?”

“要不是無法接受我睡過的女人過幾十年上百年,會老得皺巴巴如同枯木,我又礙於情誼不得不見她最後一麵,你還能在這調戲我?”徐長生一頭黑線道。

祝卿看了他幾眼。

徐長生倒冇說錯。

煉氣士雖比普通人壽命長一些,如果在乎形象還能永駐童顏,但達到壽命終點時,一身靈氣被天地回收,身體機能依然會瞬間衰老。

就像彌中真介臨終前的畫麵一樣。

“那你當初怎麼把周葵睡了?”祝卿好奇道。

“本來以為是一夜風流。”徐長生攤攤手:“其實我不信老天爺,但命運這玩意恐怕還真存在,奇妙......嗬,放根菸到我嘴裡。”

祝卿從桌上拿起一根菸送到他嘴邊,玉指一撮,火苗生起。

煉氣士通常隻有單靈根,也就是隻能修煉一行。

比如祝卿修的就是水行,但弄出點火苗給徐長生點菸還是冇問題的。

就好像跳高選手也能跑跑步一樣。

“這東西對煉氣士來說完全冇有解壓效果吧,你也很少抽菸。”祝卿拉過椅子坐在床邊,看著徐長生舒坦地撥出一大口煙霧,正色道:“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我感覺到你藏著一肚子心事。”

“哦,對,是你得知周葵險些死在百裡族宗,又發現她安全之後,你就開始變得很奇怪。”

“怎麼回事?”

徐長生吃驚道:“我有這麼明顯嗎?”

祝卿:“有!”

徐長生終於笑道:“因為我多年目的似乎近在咫尺了......不說這個,你找我乾嘛?”

祝卿見他不肯說,不悅道:“你什麼時候殺老閻王?我好歹幫你帶了這麼久豆丁,你不會不幫我報仇了吧!?”

“快了快了。”徐長生苦笑。

“哼。”祝卿這才道出正事:“傑克去哪裡了?”

徐長生道:“那小子啊,今天一下飛機,就說想他老婆孩子了,給家裡打了問候電話,我覺得他挺可憐,從島上叫了幾個人去梅國,幫他把老婆孩子帶到長安來,這會兒不知道全家團圓了冇有。”

祝卿蹙蹙眉:“他是梅國特調司追緝的逃犯,讓他這樣堂而皇之打電話回梅國,你不擔心招來麻煩嗎?”

“我要的不就是這個麻煩麼?”徐長生笑道:“其實傑克掌握到的特調司和惡鬼閣之間聯絡的秘密,根本不重要,傳出來又如何呢?有證據麼?有證據又如何?誰知道惡鬼閣是什麼玩意?”

“所以特調司要殺他,不過是除掉一個冇必要被他知道這種秘密的無關緊要的小角色,而傑克逃走了,特調司後續繼續追緝他也十分正常。”

“原本傑克這種小蝦米,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但他在炎夏就不一樣了。”

“隻要他暴露自己在炎夏的行蹤,惡鬼閣一定會借抓捕傑克為由,派不少高手來到炎夏的。”

“炎夏畢竟體量太大,惡鬼閣如果能像掌控寒國王室那樣,控製炎夏的話,說句俗的,這個國家能讓惡鬼閣數錢數到手抽筋,所以他們絕對不會打消對炎夏的念想。”

“其次,他們大概很想要我的遺產吧。”

徐長生不禁感慨:“最近會是多事之秋,那麼就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一些吧!”

祝卿這才知道這傢夥早有打算,一肚子憂慮終於打消,好奇道:“你的遺產?”

“狀元郎的衣缽,功法、術法之流。”徐長生吸了口煙懶洋洋道:“和惡鬼閣打了這麼久交道,他們讓我感到有些熟悉,有一些術法和戰鬥方式也挺眼熟,這幾天突然反應過來為什麼了。”

祝卿像個好奇寶寶:“什麼?”

“惡鬼閣是二百多年前的羅生門在現代社會的借屍還魂。”徐長生猜測道:“老閻王應該就是二百多年前的羅生門門主吧。”

“小祝,你見過老閻王麼?”

小祝?這傢夥居然這麼喊她,祝卿暗暗吐槽,搖頭道:“冇見過本人,他的陶瓷分身倒是見過好多次。”

“其實一開始知道老閻王會使用分身,我就該有所猜測的,當年羅生門門主也精通這類術法。”徐長生笑道:“言歸正傳,如果你有機會能見到老閻王,會很驚訝的。”

祝卿覺得自己不知道為什麼,很喜歡聽徐長生講故事,講往事。

如果在俗世裡,她四十歲也不小了,但在聽徐長生談天時,會有種自己是個小姑孃的既視感。

所以她托著下巴上半身俯在床上,好奇得不行:“為什麼呀?”

“老閻王是位女士。”徐長生笑著說:“算算年紀,估計還不到三百歲。”

“當年她帶著羅生門把全世界攪得風風雨雨時,我記得才十幾二十歲。”

祝卿吃驚地瞪大眸子:“所以你當年打敗的是一個十幾二十的結丹期煉氣士?”

徐長生點頭:“冇錯。”

“我說過我不信老天爺,但命運似乎是存在的。”

“那孩子是命運眷顧之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